和黄继光一起并肩战斗
-----黄继光生前战友 肖登良

    一九五二年十月十九日的夜里,继光带着吴三羊和我,共同组成“功臣第六班”,在上甘岭五九七点九高地“零号”阵地上,执行一项爆破任务.在前进中,敌人发现了我们。我们三个人冒着浓烟烈火和纷飞的弹片,一面打击敌人,一面交错前进。在打退了敌人几次反冲击后,手榴弹打光了,吴三羊在拣手榴弹的时候牺牲了。这时候,指导员冯义庆爬上山来安慰我们,沉痛地说:“要记住这笔血债,为三羊和牺牲的同志报仇!”
    接着他让继光和我很快找一挺敌人丢下的重机枪来,他来掩护我们爆破“零号”阵地的敌堡。当我们找到一挺重机枪,正把枪口转向敌人的时候,不幸我的小腹、腿、臂部都负了重伤。继光借着炮火的光亮,看着牺牲了的战友,看着我流血的身体,复仇的烈火烧得他两眼通红。他默默地弯下腰,冒着呼啸的弹雨,把我抱到一个炮弹坑内,给我包扎。但是没有救急包.他不顾朝鲜十月的寒冷,脱下军衣,撕下一块给我包上了伤口,还安慰我说:“天气这么冷,你流血过多,快把我这件上衣盖在身上。你在这里好好休息,我一定为你报仇!”说完,只见他仅仅穿着一件沾满泥血的破棉衣,向敌堡冲去了。没想到这就是他为祖国光荣献身的一刻了……
    继光对人民无限热爱.一九五一年三月,我们刚刚穿上军装,住在四川省三台县刘家营.这里那时还没进行土改,人民生活非常困难,连到私人井里挑水吃也得花饯,有些年老体弱的乡亲吃水就更成问题.继光看到这些情形,便约我们几个一起参军的同志,到村外四五里的山脚找到一个山泉,把它掏深了,每天抽空往返三、四趟,给老乡挑水。当地城皇庙街有个王大娘,见着我们就说:“你们小黄真是个好人哪!”
    有段时间,我们住在陕西省宝鸡县城外。当地老乡大多数是回民。为了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,继光就说:“咱们不要借老乡的桶到老乡的井里去打水。”从此,我们每天都到三、四里外的河里去挑水。住在这里,只要一有空,我们就给老乡担粪、扫院子、拾柴禾。每干一次,老乡就给我们挂一个红布条。这红布条每天总是继光的多。有的老乡感动得给我们送来鸡蛋,全村还合伙送给我们一只羊,都被我们一一谢绝了。
    一九五一年七月,继光和我们一道,怀着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,跨过了鸭绿江,踏上了朝鲜的土地。当时,眼前看不到一座完整的城市和村庄,到处是浓烟和瓦砾,